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要看小说 >

捡骨师笔记_ 009 算卦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1-24 13:49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旧时风雨旧时衣小说捡骨师笔记 009 算卦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而且还有两只大老鼠在给它捶腿,它身上的毛发白的发亮,就像用了飘柔一样顺滑。

    柳爷脸色一变,扯了扯我的衣角,低声说:“回去。”。

    我也感觉这情况不对,所以准备退出去。

    结果我们两个还没抬腿,就听一个姑娘的声音响了起来,“两位来都来了,怎么就这么走了?”。

    柳爷回过头来,对着一屋子动物赔礼作揖:“不好意思,郑山河不懂事,打搅了诸位。”。

    “柳爷,你有功德在身,我们不会对你怎么样,你既然敢来山神庙,那想必是有所求了。”。

    说这话的就是那白毛狐狸,它的嘴巴一张一合,口吐人言,它放下了烟枪。

    我看的目瞪口呆,张大的嘴估计可以把屋子里的蛤蟆塞进去。

    “我是来找老胡的,山神庙既然是诸位的道场,那老朽就不打扰了。”柳爷还是一脸媚骨奴颜,老头子成了个怂逼。

    遇见高倩倩的时候他还敢偷袭人家,而在这白狐狸面前居然恭敬的跟个奴才一样。

    “胡大,你出来。”白毛狐狸放下了烟枪,胡大爷从众多动物当中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柳爷你可以问了,不过你带来的这个小子似乎命不久矣啊,不如我帮忙给他算一算如何?”白毛狐狸靠着神像坐了起来,好像它就是葬龙山的山神一样。

    高大凶恶的神像恰好和白毛小狐狸形成了对比。

    我现在听见它这话也不怎么害怕了,毕竟这几天我都是磨难重重,能活到现在都是多亏了柳爷。

    不过它说要给我算一算我倒是来了兴趣,毕竟像它这种修为的精怪肯定很牛逼,要是真给我算出来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胡娘娘,他的命您算不了。”柳爷脸色一变,却拒绝了白毛狐狸。

    “天下除了受封的正神我不敢算,凡人鬼怪的命数都在本姑娘这天机断卦壶中。”白毛狐狸语气傲娇,不知道是活了几百年的精怪了,居然还自称姑娘,真是恬不知耻。

    柳爷犹豫片刻,转头看向了我,我自然是啥都不懂,只说柳爷你看着办吧。

    “胡娘娘,您真要算么?”柳爷询问道。

    白毛狐狸从身后拿出一个青黑色的壶,造型有点儿像茶壶,但比茶壶小了差不多一半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壶有两个壶嘴,一粗一细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?”白毛狐狸挥了挥爪子,让胡大爷给柳爷递了一块竹简和一支笔。

    “把他的八字写上去。”白毛狐狸的口气不容置喙,柳爷更加恭敬了,只能在竹简上把我的生辰八字写了上去。

    我看着都有些紧张,心里莫名期待着白毛狐狸把我的未来给算出来。

    那样我也好趋吉避凶。

    见柳爷写完,胡大爷就恭恭敬敬的将竹简递给了白毛狐狸,白毛狐狸看了一眼就扔进了壶中。

    一屋子的山野动物盯着白毛狐狸手中的壶目不转睛,我心里有些紧张和激动,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种阵势。

    过了大概一分钟,白毛狐狸将壶嘴揭开,将毛茸茸的前爪伸了进去。

    在我的万分期待中,却听白毛狐狸低呼了一句“不对,这不是他的八字。”。

    柳爷身躯一怔,脸色微变,沉沉叹了一口气说:“胡娘娘,你真要触犯天机吗?”。

    柳爷浑浊的眼中仿佛有光透出,直直的盯着白毛狐狸。

    “你敢糊弄我?”白毛狐狸将竹简扔到了地上,一屋子的动物‘呼哧’一声往前一拥,看样子只要胡娘娘一声令下,它们就会立即把我跟柳爷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“柳不臣一个凡夫俗子,自然是不敢触犯山神的,不过我奉劝胡娘娘一句,郑山河的命你还是不算为好。”柳爷不卑不亢,一反之前的态度。

    连我都觉得奇怪了,柳爷不是挺害怕白狐狸的么?怎么一下就翻身农奴把歌唱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威胁我?”胡娘娘的眉眼中射出一道精光,语气已经冷到让我起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很多年以后我还会回想起这一场对峙,感叹自己当时是多么的煞笔。

    柳爷和我非亲非故,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八字呢?

    不过此时我年少,而且心智不成熟,压根儿就没想到这方面来。

    “不敢,我这是提醒您。”柳不臣微微一躬身,白毛狐狸反而更加来劲了,“你这么说,我便偏要算。”。

    “那好,请重新拿竹简过来。”柳爷不再拒绝,但脸上也少了刚才的笑容,多了几分凝重。

    柳爷重新写了生辰八字,胡娘娘接过看了一眼,丢进壶中。

    随即毛发倒竖,嘴里尖声道:“不可能,这不可能!”。

    “天机断卦壶怎么会算不出他的命?”。

    说罢,胡娘娘居然嘴角溢血,吓得旁边的动物连连叫唤。

    柳爷叹着气摇摇头,说:“我劝过你,让你不要触碰天机,我知道你和葬龙山有关系,但天机就是天机,不是谁都能妄加揣测的。”。

    “是我错了!”白毛狐狸语气悲怆,似乎十分后悔。

    “这一卦断送了我一百二十年的修为,以后还请郑山河不要为难我胡氏一族。”白毛狐狸的毛发忽然变成了灰白,宛如枯草,和刚才看见的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我看的呆了,柳爷碰了碰我的胳膊,让我赶紧答应人家。

    我啥都不懂,柳爷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,我连连点头,说好好好,我答应你。

    连这种精怪都向我求情,我甚至觉得自己是什么神仙转世。

    要真是这样,我也不用怕什么冤魂厉鬼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胡娘娘如遭重创,声音已经变得垂垂老矣,迈着沉重的步伐从山神像下面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原来山神像下面有一个暗道,就在香案后面,不细看根本发现不了。

    胡娘娘一走,所有的动物也都从废弃的山神庙跑了出去,眨眼功夫就都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柳爷喊了一声:“老胡,你等等。”。

    胡大爷回过头来,一脸苦相,毕竟它积攒多年的香火功德都被柳爷给弄走了,这可是大出血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怕,我答应你,你用老黄精来换你的功德吧!”柳爷从蛇皮口袋里掏出一颗黄豆大小的珠子,散发着淡淡的白光。

    不仔细看的话,根本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胡大爷大喜过望,两只前爪对着我们两人连连行礼,就和那马戏团的动物一样。

    紧接着它就捧着那天那一根黄精走了过来,胡大爷将手里的‘黄豆’扔给了胡大爷,又说:“你欠我一个人情,我想问问你,你那庙宇的猖将到底是什么来头?”。

    胡大爷很不自然的哆嗦了一下,吱吱吱的叫着,我听不出啥意思。

    柳爷皱了皱眉,说你写下来。

    胡大爷修行多年,已经通了人性,虽说不能说话,但写字儿还是没问题。

    “不要惹他。”胡大爷捡起一根树枝,在地上歪歪扭扭的写了四个字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我们惹他,而是他要找我徒弟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胡大爷又写:找四海观的观主,连我们胡娘娘也不敢惹他。

    柳爷若有所思的点点头,说难怪人家占了你的庙口你也不敢做声。

    胡大爷点点头,又写:不过不是他占的,而是别人把他放进了我的坛城。

    “卧槽,那这就是蓄谋已久啊。”柳爷惊呼一声,显然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柳爷解释说,土地庙是精怪的坛城,就是用来积功德的地方,一般都是井水不犯河水,而胡大爷的坛城里多了一个猖将,他却不敢做声,这说明那个猖将很厉害。

    更离谱的是,这个猖将还是别人放进去的,这就表示是别人故意这么做的。

    因为猖将有些是被道士收为己用,有些不服管教的则是收了封印起来,最常见的封印方式就是酒坛和瓦罐。

    将猖兵收进酒坛之后,再用符箓封住,放到常人触碰不到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那他是不是和李青松有关系?”柳爷又问。

    胡大爷却连续写了三个不知道,然后转头一纵身就跳出了山神庙,只留下我和柳爷在风中凌乱。

    事情似乎越来越棘手了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